这两天对美国出口芯片限制的新限制的解释引起了美国半导体制造人才在国内工厂就业的争议。目前,除了几大外资园长和台湾、台湾、半导体、Manew Pack Ching外,国内主要先进工业庭院工厂和存储工厂都面临着美国供应商技术人员撤离和美国籍职员辞职的双重打击。因此,国内半导体板块在不同程度上呈现出跌幅,其中制造相关企业的跌幅大大超过其他。 (有公开数据,但为了保护当事人的隐私,不列出股票市长/市场数据。)

对此事件,多方也纷纷出面发表了中国半导体协会官方声明(图),业内部分媒体也发表文章称,此次禁止人才可能不会影响制造以外的半导体美国人才。从合理的角度来看,我们热切希望这次人才禁令仅限于半导体制造人才,对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影响最小,但实际上我们只能如何看着它的变化。

图片.png

我们首先要明确为什么美国要先从半导体制造方面的人才下手。(约翰f肯尼迪,半导体、半导体、半导体、半导体、半导体、半导体、半导体、半导体、半导体)美国凭借多年的半导体技术积累,成功地选择了中国以贸易和系统集成为主发展ICT产业的道路,忽略了半导体的基础发展。20世纪90年代后期,半导体变得越来越重要,美国几乎设计了半导体的产业规则和庞大的IP资源,此时如果中国重视半导体产业发展,将落后于美国。但同时,一个问题是美国强调利润过高的半导体设计产业。制造业外迁的大势忽略了对半导体制造的投资。特别是作为制造业标杆的英特尔工艺先后被台湾半导体Manufacturing三星超越后,美国认识到半导体制造方面的落后会严重影响国家战略。从美国接近40%的净利率来看,几乎是大多数行业领导级IC设计企业净利率的两倍。美国不希望未来的IC设计产业受到国外几代工厂的干扰。以目前中国大陆对园林工厂的重视程度和投入程度,在工艺追赶台湾半导体Manufacturing的同时,超越美国的园林工厂可能是未来五六年的事情。美国可以击败高管大部分来自美国的台湾半导体Manufachering,多数股份掌握在美国投资机构手中的三星,但对于中国的晶圆工厂美国,他们真的无能为力。

所以从几年前开始,美国就开始继续对中国的晶圆工厂实施各种禁运。从阻止ASML向中国销售EUV光刻机,到美国三大设备巨头向中国晶圆厂提供技术支持,美国终于将监管范围提升到美国国际人才。以中心国际为例,美籍华人从企业创立到后期多个技术节点的突破发挥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从半导体制造发展的历史来看,从早期TI出来的制造专家(张忠谋、张汝庆等)到后来台湾半导体Manufacturing技术大咖(张祥、胡正明等),美籍华人引领着全球半导体制造体系。在中国半导体产业人才培养受到重视的今天,能够开发先进工艺的人仍然是来自几个大型园林工厂的先进技术人才,其中很多人是美国公民。因此,突然提供技术供应商支持和研发amp由于失去D骨干的双重打击,目前国内晶圆厂面临相当大的运营压力,大多数晶圆厂的日常运营也可以正常进行,但如果出现一些突发情况和技术问题,将对后续晶圆厂的正常生产构成巨大挑战。关于未来的工艺研发,28纳米左右的工艺可能会艰难地研发,但向前发展可能是一件困难的事。特别是14纳米以下,包括中心国际在内的14纳米后续率优化都面临着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重要的一点是,美国也预计我们很难留下这些制造领域的优秀工程师。因为半导体制造是人才和资金都不可缺少的领域。人才在晶圆厂建设和技术开发中的重要性和价值略小于芯片设计,略强于封侧部分。因此,很难向现有的美国技术专家提出慷慨的建议,以弥补放弃美国国籍所造成的一切损失(财产、家庭、社交界等),在美国大力支持本土晶圆工厂制造的同时返回美国。(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美国电视剧》,美国名言)美国政府的禁令真的给中国的半导体制造前景蒙上了阴影。甚至可以说,即使国内14纳米光刻机等设备开发成功,降低良品率和晶片检测等方面也需要美国成熟技术的帮助。如果再从头开始摸索这条路径,我们的工程迭代速度可能会更慢。目前,中国的封测可以说是全球第一梯队和第二梯队之间,但制造至少是台湾半导体Manufacturing等三大水平。离开供应商技术支持和海外人才将是不可想象的。

与这些制造领域的美籍人才相比,半导体设计企业的美籍人才可能暂时安全,但不能无视美国背后可能出现的新禁令。寻找a股的半导体上市公司公开的高管中,有近100名美籍高管。(虽然有公开数据,但我们为了保护当事人的隐私,还没有列出高管信息。)也很符合半导体设计行业的现状。毕竟有很多优秀的设计人才。而且,与不太可能留在中国的半导体制造人才相比,与美籍半导体设计企业高管相比,我个人认为,在二线之一的选择中,有可能继续坚守自己的企业。另一方面,设计公司对人才的需求更高,因此回报也会更丰厚,甚至很多创始团队成员的身价也会勇敢应对放弃美国国籍带来的巨大损失。另一方面,这些创始团队几乎把企业奋斗成了自己一辈子的事业,美籍华人也会更加珍惜刻着自己人生足迹的“孩子”。但是,如果禁令也适用于这部分企业,我们仍将面临巨大的产业倒退压力。最终放弃美国国籍,不仅要面对上述家庭和社交界的切割(据说放弃非未成年人的美国国籍会多年禁止入境),还要面临严格的资产审查,还要缴纳高额的国税放弃和惩罚税。这些都是我们无法预测的其他人的选择。

图片.png

当然,我们不希望现实这样做,就像半导体圈的美籍华人不希望像美国一样公开切割美国护照,撤销美国身份一样。但我们仍然希望中国半导体产业不顾对手的沉重封锁,能够破茧而出,用蝴蝶展翅高飞。所有这一切都需要重组我们自己的半导体体系,这比当时美国人构建现代半导体体系所消耗的资金和人才要多几倍。这条路中国半导体已经别无选择了。

-解释美国芯片监管的新规定首先针对半导体制造人才的原因

发表回复

Please sing in to post your comment or singup if you don't have account.